首頁 > 資訊 > 正文

未成年人觸網年齡再降低 網絡素養需培養

2020年10月16日 11:30   來源:北京晚報   

  觸網年齡再降低 網絡素養需培養

  專家建議“網生代”健康上網需要知網、懂網

  互聯網正在影響孩子的童年,未成年人上網成為不可回避的現實。《青少年藍皮書:中國未成年人互聯網運用報告(2020)》指出,互聯網已經深度融入未成年人生活學習,首次觸網年齡不斷降低。報告調查顯示,未成年人的互聯網普及率已達99.2%,顯著高于中國總體互聯網普及率(64.5%)。未成年人首次觸網年齡不斷降低,10歲及以下開始接觸互聯網的人數比例達到78%,首次觸網的主要年齡段集中在6至10歲。

  網絡重塑童年已成事實

  問題焦點在網絡素養

  現在的未成年人被人稱為“網生代”。“網生代”生下來就是“網絡原住民”,生活處處都在觸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布的《2017年世界兒童狀況:數字時代的兒童》報告指出,全世界每天有超過17.5萬名兒童第一次上網,平均每半秒鐘就會新增一名兒童網民。與此同時,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網絡不良社交等方面的報道屢見報端。很多人認為,未成年人行為失范,甚至出現的極端事件都與未成年人過早接觸互聯網有關。

  網絡究竟是“異化”孩子的洪水猛獸,還是促成信息時代“原住民”進化的加速器?問題的焦點在于駕馭網絡的素質與能力——網絡素養。

  北京聯合大學網絡素養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吳惠凡認為,對于未成年人,網絡素養是指與網絡相關的素質與修養,包括知識、技能、態度三個層面。“通常來講,網絡素養可以分為‘知網’‘用網’‘融網’三個方面。其中,‘知網’主要包括認識網絡、理解網絡和安全觸網,即掌握網絡基本知識,了解網絡的特征和功能,具備高度的網絡安全意識;‘用網’主要是指具備網絡信息的獲取、識別、評價和傳播能力,做到善用網絡,從容、理性、高效上網;‘融網’主要是指智慧、陽光、依法上網,即具備網絡道德和法律意識,具有自律和自控能力,能夠創造性地使用網絡。”

  對于如何培養未成年人的網絡素養,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學院教授詹新惠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網絡安全防范與自我保護知識的教育,是未成年人網絡媒介素養的首要內容。”在她看來,網絡安全是當前互聯網與新媒體存在的最大風險和隱患。未成年網民缺少一定的網絡技術知識和安全常識,沒有自我保護和防范意識,同時又易于受好奇心驅使,受情緒影響,盲目沖動,在網絡上很容易成為被攻擊和被欺騙的對象。因此,有必要在中小學課堂開設網絡安全課程,講授基礎的網絡安全知識和隱私保護常識,辨析網絡上存在的各種安全問題和陷阱,從主觀上建立起網絡安全的“防火墻”。

  “同時,未成年人的生活相對單一,網上學習、網絡聊天和游戲娛樂成為其校園學習之外最主要的活動方式。要指導未成年人預防網絡沉迷、網絡成癮,合理安排上網時間,適度使用網絡應用。所以,指導未成年人文明上網,文明用網也是關鍵。”

  此外,她還建議要引導未成年人思辨性地看待網絡亞文化的各種現象。“網絡文化、網絡內容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未成年人的文化價值觀處于形成階段,極易受二次元文化、鬼畜文化、飯圈文化等各種網絡亞文化的侵蝕和滲透,脆弱、善變,甚至成為網絡暴力、網絡侵權中的一員。加強未成年人對網絡文化、網絡現象的認知,批判性接受網絡文化狂歡,避免走向網絡群體極化和群體迷思。”

  未成年人觸網事出有因

  斷網沒收手機需慎重

  由于未成年人觸網出現的問題屢見報端,讓很多家長、學校談及未成年人觸網的時候都很緊張,甚至到了“談網色變”的程度。為了防止未成年人觸網,有的家長、學校采取沒收手機、斷網等極端做法。雖然這些做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治標不治本”,久而久之,還成為了未成年人與家長、老師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

  在北京師范大學未來教育高精尖創新中心學科教育實驗室常務主任李曉慶看來,“產生矛盾在于未成年人與家長和老師之間用網心態不一致。有時候也是由于未成年人缺乏與家長的良性互動,缺乏親人關愛,未成年人在互聯網上能夠彌補這份缺失。此外,家庭是個體用網的重要空間,孩子會受大人行為的直接影響。”

  “家長要為年齡較小的孩子的網絡終端上設定管控工具,方便設定上網時長、限制不健康網站等。對于初中以上的孩子,建議家長能夠與孩子建立良好互動,通過友好商定,明確上網行為,按照規則雙方執行。同時,家長要保持和學校的聯系,互相理解,和學校共同培養居家用網的習慣。”李曉慶還建議說,“學校要在校園中創造機會,讓學生系統了解互聯網的利弊,通過分享未成年人互聯網應用的案例,組織中小學生手抄報活動,開展網絡應用知識競賽等方式全面強化對互聯網的客觀認識,在學生中宣傳教導移動終端、互聯網的正確使用。”

  對此,杭州師范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鐘江順認為,未成年人喜歡上網主要是因為未成年人世界觀尚未形成,具有易好奇嘗新、易模仿同流、易任性逆反和易轉移發泄等特殊階段身心發育的特點,同時他們又已經具備獲取處理網絡信息的能力,產生了對網絡嘗新的內心需求和網絡使用的自我管理間矛盾;再加上現代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家長忙于生活對未成年人存在陪伴缺失,未成年人忙于學業存在嚴重的游戲缺失和同伴交流缺失,他們只有尋找網絡中的替代品,從而誘發強烈的網絡使用動機。

  吳惠凡表示,目前,家長、老師對待網絡存在兩種不同的態度。其一是將網絡視為洪水猛獸,其二是對觸網采取聽之任之。“無論是哪種,其實都是對于網絡的錯誤認知,其本身反映出的是家長、老師網絡素養的缺失。”

  “因此,家長、老師作為成年人,一方面要提升自身網絡素養,規范自己的網絡接觸行為,以身示范;另一方面要加強對未成年人的教育、引導和規范,幫助他們更好地使用網絡,利用網絡更好地服務于自己的學習、生活,創造出更大的社會價值。換句話說,在互聯網的世界中,家長、老師和未成年人應該是一種共同探索、共同溝通、共同成長、共同進步的關系。而不是站在彼此的對立面。”

  健康網絡生態需要協同

  各盡其責避免甩包袱

  現在的教育生態要求家庭、學校、社會多方協同,各自履責。對于營造健康的網絡生態,其實也需如此。

  在吳惠凡看來,當前,我國中小學校的網絡素養教育同網絡新媒體的發展實踐普遍存在脫節、滯后的情況,網絡素養教育未能跟上網絡發展的步伐,網絡素養教育觀念陳舊、落后,尚未建立起系統、科學、規范的網絡素養課程體系,相關內容零散地分布于計算機基礎、思想政治、思想道德修養、法律基礎等課程當中。同時,教師對于學生的網絡使用行為缺乏事前教育、引導和規范,通常都是在出現問題之后才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去處理,這種被動局面使得未成年人在網絡使用中問題頻發。“因此,學校及教師亟待轉變觀念,提升對網絡素養教育的重視程度,積極推動網絡素養教育進學校、進課堂,將網絡素養教育納入現有課程體系,對學生進行主動的教育、引導和規范,全面提升未成年人的網絡應用能力和網絡道德規范。”

  天津市河西區教師發展中心信息技術教師高振宇認為,未成年人直接接觸社會的機會較少,網絡是其接觸社會的一種重要方式,但網絡世界太過復雜,未成年人的判斷力不足,容易走向歧途。為避免不幸的發生,社會的責任重大。

  “網絡發展速度快,法律法規緊跟時代步伐,才能做到有法可依。但是,《未成年人保護法》《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存在滯后性,因此要加強立法。其次,要加強實名制管理,所有的軟件、APP、小程序都要做實名認證,沒有特例才不會有空可鉆。再次,是呼吁和鼓勵有實力、有擔當的科技企業完善其管理和運營。當然,營造好的網絡生態環境,靠一方面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需要家庭、學校、社會、企業共同努力,多方合作,形成‘手拉手’、‘交叉式’的閉環。”文/顧昕昕


(責任編輯 :王璐瑤)

分享到:
35。1K
·延深閱讀
网赚方法都有些什么样的 全球彩票开户 南方彩票app 互联网赚钱机器 华夏网赚论坛官网华夏网赚论坛福缘网赚论坛网 甘肃快3 爱投彩票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有没有什么靠谱的网赚 靠谱的网赚有哪些